2016年9月11日 星期日

宗教與世俗

最近 Siti Kasim 的中指事件,讓不少非回教徒很雀躍。

有些平日不敢批評回教霸權,難得有回教徒抨擊,因此紛紛附和。有些則純粹吃花生看戲。

除了最多人引用那段『這是我與上蒼之間的事,為何我要跟隨你們的伊斯蘭方式?』,她還提出了要讓穆斯林有選擇不受回教法約束的權利。(注意,是回教法,不是回教刑事法而已)

無疑她是相對開明的回教徒,但從這系列的新聞卻讓人看到馬來西亞面對回教化威脅之際的一個不良趨勢。

有沒有發現,不少人都嘗試以伊斯蘭教的教義為切入點來和極端回教徒對話?

例如 Siti Kasim,也嘗試從可蘭經舉例,表達她對回教被扭曲的擔憂

而就連馬哈迪,最近也陷入類似的處境。話說某霹靂宗教師認為浮羅交怡的老鷹雕像有違回教教義,建議拆除。我們都知道,浮羅交怡是馬哈迪首相任期內的政績之一。對於有人針對他的鳥,馬哈迪也只是四兩撥千斤地以沒人膜拜老鷹因此沒有違背教義來打發那些無聊人。

但若真的有人去拜老鷹求真字,那雕像就該拆除?若然如此,那華人拜的明朝官員、三國武將、春秋思想家的神像,教堂內的耶穌和聖母像,以及興都教徒的戰神、大象、猴子雕像都危險了。

我們現在的問題,不就是因為一些人不顧文明社會普世價值的進程,只知埋首宗教而造成的嗎?

若這麼以經文討論下去,結果也只能在宗教之內兜圈。他們只要動輒以『你不明白伊斯蘭教教義』之類的話結束討論就完事了。

於是,什麼常識、邏輯之類的都只能靠邊站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