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29日 星期六

車門的故事

前座左邊車門壞了。從車里面無法開車門。和同事共車去午餐時,討論起這個車門。

同事A就快當爸爸了:“這個車門好啊。不怕小孩子開車門。”

同事B:“載女子也很好。”

我想一想,也對。車門壞了,制造機會讓我懶有風度地為對方開車門。于是我補充一句:“更準確來講,應該是載美女很好。”

同事C和D不明白:“為什么壞了的車門載女子很好?”

我正在駕車,反應就稍微慢了。所以同事B已經先回答了他們的疑問:“當你變禽獸的時候,她就沒有地方跑了。”(全車禽獸同時發出可怕的笑聲:“哇哈哈哈...”)

這段對話帶給我們以下的啟示:
  1. 一樣米養百樣人。同樣是壞了的車門,不同的人看出不同的優點。
  2. 不管對方會不會變成禽獸。女士上車前最好先確定車門是沒有問題的。
  3. 原來我只是一個禽獸不如的偽君子。居然只想到開車門這么沒大志...

后記:車門最終在昨天被打開了。我也嚇了一跳。不能不相信,物似主人形。(7 April 2008)

2008年3月23日 星期日

2008年3月20日 星期四

人在寮国

寮国,又称老挝。是一个四面没有海的国家。

初到寮国时,这地方给我的感觉是很平静,与世无争。四个星期过去了,这里给我的感觉依然是很平静,与世无争。

和柬埔寨一样,这里的道路和马来西亚相反,司机位在左边。但路上却没有柬埔寨那么拥挤。因为和泰国同事同行,嘟嘟司机都误认我是当地人而没有坐地起价。

这里的与世无争是没有尽头的。甚至延伸到办公时间的办公室。Server room 里面有电视。饮水机旁边还有一箱啤酒。在很多人的银幕可看到 uTorrent和电脑游戏的踪影。

如果你以为这里的人都是早早结束营业回家睡觉,那你就错了。这里入夜后还是很热闹的。餐厅、酒吧林立,不会没地方去。这里的啤酒很好喝。尤其是当地的品牌“Lao beer”。很难形容它的好喝之处,但我和泰国同事都觉得把它引进马来西亚及泰国是很值得考虑的事。

这里庆祝妇女节。妇女节前一天,女同事到办公室但不必工作,男同事一手包办。还下厨烹饪,然后后半天就在庆祝中度过。由于妇女节是星期六,星期一还有补假。

这里的其中一个热点是个叫“Morning market”的市集。虽然号称morning,但我早上十点抵达时,很多店才刚开门。这里最多店铺买的的商品就是布。那是寮国传统的织品,十分漂亮。我在这里看见我在柬埔寨买的手信。不同的地方就在于“Cambodia”的字样变成“Laos”。全球化果然是不可抵挡的趋势。即使这里是一个与世无争的社会主义国家。

另外两个景点就是“Patuxay”和“Pha That Luang”。Patuxay 是一个类似巴黎凯旋门的建筑,但却融合了些东方色彩。目前仍有修复工程进行中。Pha That Luang 是个金色的寺庙。远望近看都觉得很宏伟。泰国同事说那是真金,好象是老点我。

这里的语文和泰文有八成相同。连说英文的口音也相近。我三个出国project都有泰式英语的训练,理解力已经提升到了很高的境界。例如:“four four” = “fourth floor”,"hea aeh" = "headache", “a lady” = "already", ...都难我不倒了。就不知我的华裔机械人口音他们是否也开始能够听得懂。

在最与世无争的国家做完一个最 "hea aeh"的project后,明天就要飞回马来西亚。回去后我会把照片放上来。

2008年3月9日 星期日

2008大选马后炮

今早得知大选成绩后,心情激动。即使人在寮国,也要来篇马后炮的评论。

国阵惨胜并且痛失五洲执政权,的确让我意外。尤其是雪州这个巫裔居多的州属也遭逢挫败。显示民众思维的改变,国阵的种族政治在城市地区已经失去号召力。作为国家的中心地带,雪州新政府的未来的表现将备受关注。新官上任三把火,新政府如何处理举国哗然的查卡利亚王宫是一道令人期待的开胃菜。

作为国阵老大的巫统,党主席阿都拉压阵的槟城竟然惨败易手。纳吉的多数票则逆流而上。此消彼长,下届党选对阿都拉而言将是四面楚歌。

声称“代表全国华人”的马华也受重挫。多名重量级领袖落败。黄氏兄弟因躲在安全区而侥幸过关。但以他们的脸皮厚度,绝对不会辞职。然而党内若有足够的改革呼声,人望更高的翁诗杰应该考虑向更高党职竞选。

民政党遭遇创党以来的惨败。缺乏硬派领袖的民政党,未来被边缘化几成定局。

国大党在兴权会风波下也受重挫。曾经豪情万丈高呼“只要国大党支持,我可以再做(工程部长)100年”的三美恐怕也没戏唱了。在野的行动党和公正党如果能乘势扩展在印裔人民的影响力,就能维持和回教党的平衡。

在野党方面,公正党已经一跃成为国会最大在野党。雪州的未来五年将是他们关键的试用期。安华在公正党内是个双面刃。如何安置他将考验公正党的智慧。

槟城则成了行动党的舞台。如果能保持和回教党的距离之际又增加巫裔的支持将对其未来非常有利。支持增加了之后,过去常发生的内斗,如果再次发生将比以往带来更大杀伤力。

夺得吉打政权的回教党,必须避免进入极端的路线。否则将和其他在野党渐行渐远。

如同郑丁贤所言,这是“兩線政治的雛形”。更好或更坏无法预料。但如果往正确轨道发展,下一届大选,人民会有真正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