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10日 星期日

相忘江湖 (二十二)

進入黑云寨后,方莫言才知道眾人如此緊張兮兮也不完全是為了預防孔雀堂。死灰復燃的蛟龍幫也讓黑云寨上下憂心不已。

而唯一不擔心只有寨主熊樂。他的傷勢已無性命之憂。曾經一呼百應的豪情已不再。如今只能躁郁地躺在床上對身邊的人頤指氣使。

“相公,該換藥了。”熊夫人細心地卸下包在熊樂手上的膏藥。下手輕巧,惟恐觸痛他的傷口。

“不必了。反正我已經是個廢人了,還換什么藥!”熊樂沒有來由地發怒。

熊夫人手上不停,已換過敷在熊樂左手的膏藥:“大夫說過,只要一段時間調理,你的腳還有可能可以走路。提筆寫字也不成問題的。”

熊樂更是不悅:“我這江山是打出來的,讀書寫字有個屁用!你這臭婆娘說這些話擺明是看不起我了...”

更多難聽的話正待說出,房外傳來敲門聲:“寨主,是我,王同。”

熊樂一口怒氣顯然還沒消,甚至不望眼泛淚光的熊夫人一眼:“進來吧。”

二寨主王同進房,說道:“寨主,之前被你重罰的白老頭,揚言要帶人離開,轉投蛟龍...”

不等王同說完,熊樂已經不耐煩地打斷他的話:“要走就走吧。黑云寨又不是沒了他不行。”

王同皺眉道:“白老頭深得寨中兄弟尊敬。那天寨主重罰他也是源于一場誤會。寨主只要出言挽留,白老頭一定會不計前嫌留下的。”

熊樂完全聽不進去:“我是寨主,他不服氣就叫他滾。蛟龍幫算個屁,我才不把他們看在眼里。”王同還想再說,熊樂卻先開口:“我很累,想休息。你也出去吧。”

王同望了熊夫人一眼,暗嘆了口氣,便離去了。

方莫言突然發現王同的眼神有點熟悉。不久后就想起,那眼神和石俊望著顏若的眼神如出一轍,只是王同的眼神更為壓抑而已。

方莫言想起另一個問題,不禁苦笑:“不知我以前望著小南時的眼神究竟是怎樣的。”

3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