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8月20日 星期日

寫稿人的天龍八部 (二)


3)風流名士型 - 這類人基本上就是傳說中的才子。年紀通常不太大﹐即使態度謙卑﹐眼神中依然難掩那份目空一切的狂妄。表面上是瀟灑地游戲人間﹐但其實骨子里卻有股莫名的堅持與執着。雖然不說出口﹐但那句“別人說我太瘋顛﹐我笑別人看不穿”已經寫在臉上。

才子不一定是多才多藝﹐但文筆必定多變。時而尖酸刻薄﹐有時言辭優美。能夠理性分析言之有物﹐可以風花雪月情感豐富。總是讓人驚嘆其才華之不可測。

雖然學通古今﹐卻很少做掉書包這麼書生氣的事。不管是否已經成名﹐才子對名利都看得比較淡。此外﹐風流名士型另有一個特徵。就是說起話來收放自如。可以沉默寡言﹐也可以滔滔不絕。

而才子寫作是讀書破萬卷﹐下筆如有神的典型(但看我在這里掉個書包就知道我不是風流名士型)。他們可以不依賴靈感﹐他需要的只是題材。他們經常對禁忌都不放眼裡。其他文人墨客不說粗口﹐他不但不避諱﹐有時甚至去研究它。

藏書也是重點。才子的藏書未必多﹐卻必定博。博和雜的界限常常難以界定﹐這裡也不多說。除了博之外﹐藏書中必定有一些冷門的書籍參雜其中。而這些他視為珍藏的書本經常都是從遠方的二手書攤那裡買回來的。

噢﹐我好像寫得太過神奇了。沒辦法﹐小時候的確曾經夢想成為一個風流名士型的作家。(注意﹐是作家﹐不是什麼文字工作者。類似音樂家和樂手的分別吧。)

4)憤世嫉俗型 - 有點接近風流名士型但更年青。通常有很統一的臉部表情。就是那種全世界虧待他﹐上天對他不公平的表情。由於憤世嫉俗的性格加上尖酸刻薄的言辭﹐人緣難免較差。

如果是個華人﹐桌面很可能有一本被翻得破破爛爛的“莊子”。那很有可能是他初中時所收到的生日禮物。送禮物的人也許不知道﹐一個少年在叛逆時期讀“莊子”是很危險的。輕則加長他的叛逆期﹐重則會造成他一輩子都在憤世嫉俗。

憤世嫉俗的人基本上是不會覺得自己有問題。有問題的都是其他人。“眾人皆醉我獨醒”是他的座右銘。大家都會覺得他們活得不快樂﹐但他們不會介意。因為“子非魚﹐安知魚之樂?”。只要能接上網絡﹐讓他們匿名大罵三美威魯﹑黃家定﹑阿都拉﹑陳水扁﹑小泉純一郎﹑佈什等等﹐他們就會有一個愉快的晚上。

由於思想方式異於常人﹐這類寫稿人常會有叫人驚艷的作品。但可惜由於基礎未穩﹐常常無法持之以恆。加上情緒過於亢奮而理性不足﹐導致他們難以更上一層樓。

所幸這憤世嫉俗其實也是一個過渡期。不少憤青經過憤世嫉俗時期後﹐也許有機會進入風流名士型﹑走火入魔型﹑及接下來會介紹的悲天憫人型。(文弱書生型就比較勉強)

如果一輩子都在憤世嫉俗﹐那雖然本質不變﹐名稱卻會改變。當憤青們有一天不再年青了﹐就不能再叫憤青。那時就極有可能變成犬儒。小心小心。

(未完﹐待續)


注﹕
天龍八部 - 佛教的概念。 [wikipedia] 天龙八部这八种神道精怪,各有奇特个性和神通,虽是人间之外的众生,却也有尘世的欢喜和悲苦。[yahoo]
憤青 - 憤怒青年
犬儒 - “犬儒主义”这一词在西方则带有贬义,意指对人类真诚的不信任,对他人的痛苦无动于衷的态度和行为。[wikipedia]

2 則留言:

  1. 你果然够无聊...

    但文笔真的不错....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