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27日 星期四

焦慮

即將到來的BERSIH 4,爭議似乎比往常多。

丘光耀從不去到落力招人。BERSIH 4的訴求愈發抽象。淨選盟提早公佈散會時間是否降低活動成效。活動文宣的水準。淨選盟籌款大幅超越目標,BERSIH 4集會的預算卻只得25萬。諸如此類,不勝枚舉。

對於愛吃花生看熱鬧的人如我,雖然不如香港陶傑和梁文道之間的交鋒般有娛樂性,卻勝在議題夠多。

雖然總會有些人會有團結最重要之類的想法。但如果爭議源自於對國家前景的焦慮,那多思考多討論一些也是好事。

本鍵人認為,這些分歧的關鍵就在於這焦慮感的不同。

有些人的焦慮和本人城府一般深。認為我國已經來到懸崖,體制內抗爭已經無數次被證明此路不通。繼續那種快快樂樂出門,安安全全回家的集會只會是變相維穩,不足以帶來實質改變。必須更認真地鬥爭,要有和當權派撕破臉攤牌的覺悟方能絕處逢生。

因此『乾淨選舉』這種抽象到執政當局也不可能給你什麼承諾的訴求,業餘的文宣,未上場已計劃好退場的安排,都無法滿足人們對這集會的期望。

另外一方則是認為體制內尚有可為,或是認為溫和的活動也能迂迴地達到目標。還回溯歷史,讓你看看過去淨選盟1,2,3和之後選舉成績之間的關係。因此集會訴求不再只著眼於選舉改革,集會要盡力和平收場不輕言犧牲。(迂迴是需要很多資源和時間的)

而各政黨的反應也讓人玩味。國陣依然是老招數。通過主流媒體將集會定性為欲推翻政府。再用種族為訴求,疾呼若巫統下台則馬來人將更淒慘。其他種族的選民,就算了吧。

在野黨方面,領袖多基層少的公正黨欲振乏力。餘下回教黨和行動黨的暗中角力。

回教黨不動員,也不阻止黨員參與。因此人潮多寡都能展現其『影響力』。而行動黨則全力動員,還高調宣布林吉祥也會到那裡過夜(我還以為在野黨領袖不過夜才是新聞)。可見行動黨的焦慮也不淺。畢竟民聯的乏善可陳,讓下一屆的大選更需依靠群眾人數來帶起當年那『Ini kalilah』、『一票都不能少』的氣勢。以便進可尋求執政,退可當個YB。

爭議之外的群眾,由於在野黨長期不濟和執政黨沒下限地腐敗下,在非常憤怒焦慮之餘也相當迷惘。因此只要淨選盟登高一呼,即使完全不讀那4+1的訴求,即使知道也許改變不了什麼,都足以讓T-shirt都賣斷市了。

3 則留言:

  1. 回覆
    1. i almost see u everyday already :P

      刪除
  2. 比特币的投资价值
    得到 全球的肯定

    比特币正在改变资金的存储、使用和接收方式,作为世界上第一个开源的支付网络,它正在推动金融和商业应用的创新。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