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29日 星期日

相忘江湖 (十二)

溫添迪也不久留。拿起他那“鐵口直斷”的幌子從客棧前門離開。

望著溫添迪的背影,方莫言轉頭向鄭富升問道:“你和他交過手?他很強?”

鄭富升繼續彈著他的算盤,像有無盡的盤算:“他只是虛張聲勢。沒你想象中厲害。”

方莫言繼續問:“如果現在再交手,你們誰會贏?”

鄭富升沉默不語。過了許久,才說道:“我絕對不想再和瘋子決斗。”

xxx

寧靜的夜,總讓人陷入沉思。方莫言望向窗外,無法入眠。漆黑的天空和那一晚一樣,懸掛著彎彎的下弦月。往事如脫韁野馬,一幕幕在方莫言腦中奔馳。揮之不去,更不想揮去。

就在當年初遇小南當天夜晚,一樣的江夏,一樣的月。方莫言在小酒館喝得有三分酒意后,便結賬離去。和他的好兄弟石俊不同,雖然方莫言也愛杯中物,卻甚少喝得爛醉。方莫言不覺得那是自己酒品好,也許只是他沒有石俊這么多心事而已。

因此他的聽覺依然十分靈敏。也因此,他聽見不遠處急促的腳步聲。顯然是身負武功的腳步聲。方莫言跟了上去,看見了神色慌張的神醫徐守和小南。

他們的輕身功夫顯然并不高明。一會兒就被一群蒙面黑衣人追上。方莫言躲在暗處,沒有人發現他。

黑衣人共有七人,為首一人身形瘦削,聲音尖銳:“長老有令,只要你們交出百草經,就放你們一馬。”

徐守苦笑道:“這句話你今天已經說了四次。韓千這狗賊手下都是啰嗦的人嗎?”

韓千是圣火教中長老,以擅長用毒聞名。看來這群黑衣人都是圣火教的人。卻不知百草經是什么來歷。方莫言打量眼前眾人,覺得徐守并無勝算。若在平時,見到事不關己,方莫言必定悄悄離去。但這晚不知何故,方莫言卻反常地留在那里。

帶頭的黑衣人開始笑,聲音不大但很刺耳。笑聲一停,其他黑衣人同時分別沖向徐守和小南。只見徐守一揮雙手,身旁現出一片濃霧。黑衣人大驚,紛紛后退。

徐守和小南正想趁機逃跑,黑衣人頭目卻沖入濃霧中攔住兩人。手中雙刀招招狠毒,還有余暇說話:“真正的劇毒,又怎么會是肉眼可以看見的。你們真的太沒膽量了。”談笑之間已將徐守和小南兩人逼得狼狽不堪。眼看不久兩人就非死即傷。

方莫言做了一個至今也無法理解的決定。卻也是他這一輩子最無悔的決定。他出手了。

3 則留言:

  1. 吹稿,快点写。

    回覆刪除
  2. 應該是“催稿”吧。

    沒事別亂吹。:P

    回覆刪除
  3. 我就是喜欢吹,你吹啊!

    回覆刪除